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纱卡 >
家中积蓄就快花光了
* 来源 :http://www.bjvspq.cn * 发表时间 : 2020-08-11 02:36 * 浏览 :

“我知道,他是担心花太多钱。”佟硕说道,到了10月20日,眼看着父亲躺在床上连动都不能动了,佟硕只好拨打120,几个人把他扛着送到了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治疗一周后,佟靖功被转到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他被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并患肺炎。

按计划,佟靖功的第二个疗程最快将于12月12日开始,每个疗程20天。“过几天,爸爸可能会先出院,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然后再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佟硕告诉记者,靠家里目前的积蓄,已经难以维持即将到来的治疗开销了。她一再表示:“不管爸爸治疗的结果如何,效果如何,我都一定会还钱,会有好心人愿意借钱给我们吗?”

佟硕,1995年12月出生在南宁,即将年满19岁。她父亲佟靖功是辽宁人,执意用自己的方式来教育佟硕。佟硕小学退学后回家自学,业余时间都用于玩耍,但佟靖功特别注重培养女儿的自主学习能力。为全身心陪伴女儿成长,佟靖功不再工作,仅靠年轻时做外贸留下的积蓄生活。为方便佟硕找玩伴或方便学习,两人还搬了五六次家。佟硕9岁这一整年,每天都到广西大学图书馆看书,当年该馆的3排儿童文学书籍全部被她看完后,她就开始看《毛泽东选集》等成人书籍。佟硕初中上了一所以接收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为主的民办初中学校,10岁考上南宁市28中高中部,13岁以高考527分的成绩考入广西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的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佟家的这种“自学模式”在当年引起了大量的社会争议,佟靖功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直言,佟硕的培养模式“不可复制”。2013年,佟硕年仅17岁,从广西大学毕业,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以后还想成为一名教育家。

这种成熟其实早已体现在佟硕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她小学基本在家自学,10岁上高中,13岁考入广西大学,成为近年来广西高校录取的年纪最小的大学生(本报2009年9月13日3版、2012年10月19日4版曾作相关报道)。如今,相依为命的父亲突然病重,家中积蓄就快花光了,无奈之下,佟硕打通了本报记者的电话,希望能有社会好心人士借钱助她救父。古有能人义士卖艺救人,佟硕则自信能凭着自己的一身本事,一定会还上所有借来的钱。

“现在每天的治疗费用约需2800元,如果要做输血等其他治疗,一天的费用在三四千元。等妈妈安排好她家里的事后,下周会赶过来,我再回去接着开课,但我挣钱的速度还是远远赶不上爸爸治病的开销。”佟硕说,她妈妈已经再婚了,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姑姑方面借了1万多元,此外就实在不知道能向谁借了。万般无奈下,她联系了记者,希望能有社会爱心人士或企业借款给她。她认为凭自己的收入,将来完全有能力还款。

第三次见到他俩,就是在昨日的病房里。佟硕的真诚和坚持,依然能带给我深深的震撼。即使已经对巨额治疗费用一筹莫展,她依然坚定地认为,只要有人愿意借钱,她就一定有能力还钱。

记者第一次见到佟硕和她的父亲,是2009年。那一年13岁的佟硕考入广西大学,我和其他媒体记者一起,守在数信学院的报到点前,准备采访这个“广西最年轻大学生”。

佟硕5岁时,父母离了婚。此后,是父亲一直陪伴着她,度过了小学退学在家自学的岁月,度过了夏天带她去游泳、溜冰的时光,也度过了自学时遇到难题,到处寻找老师的历程。父亲对于佟硕来说,就是她人生的一片天。如今父亲病倒了,年纪轻轻的她开始担起照顾父亲的重任。

“我现在在南宁一家教育机构当老师,收入还不错,所以父亲入院后,我以为靠我的积蓄能支撑下去,但我远远低估了父亲治疗的开销。”佟硕说着拿出几张缴费单据给记者看,单据上显示,11月3日,缴费5000元;11月12日,缴费1万元;20日和27日,共缴费4万元。佟硕说,父亲买了新农合,住院可以报销一部分,但化疗的药费是无法报销的。因为父亲入院时病情特别严重,征得佟硕的同意,医生使用了较贵的进口化疗药物“万珂”,目前用了3支,就已花去近4万元。短短1个月内,治疗总花费已接近10万元。

像佟靖功这样的病情,计划至少还要经过4-5个疗程。如果治疗过程很顺利,不出意外状况,每个疗程花费预计在三四万元。也就是说,5个疗程下来,预计的费用为20万元左右。

据了解,多发性骨髓瘤是一种恶性骨肿瘤。令人欣慰的是,经过第一个疗程的治疗,佟靖功的病情有所好转。许医生介绍,像这种多发性骨髓瘤,如果治疗顺利的话,患者带瘤长期存活是完全有可能的,生活质量也不错。从该血液科出院的很多病人,都是长期带瘤存活。

12月1日,自治区人民医院住院楼血液科19号床,佟硕静静地陪在父亲佟靖功的病床旁。自从父亲被查出患多发性骨髓瘤到现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位18岁的女孩表现出了异于同龄人的成熟。

刚入院时,佟靖功的病情非常严重,神志不清,一直说胡话,连佟硕也不认识了,甚至想咬她,还总想拔针头。这让佟硕不敢疏忽,她晚上困得不行了,可又担心父亲会乱拔针头,就用手机设定每隔5分钟响一次闹钟。就这样,她每趴着睡5分钟,就会被闹钟叫起,看一眼父亲有没有事……

第二次见佟硕父女是2012年,地点在秀厢村她家的出租屋里。此时她刚从华东师范大学面试回来,兴奋地说她收到了该校的硕士录取通知书。如此经历成长起来的这位女孩,没有内向,没有社交障碍,还有着比同龄人更成熟的思维。她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当上一名好老师。她说在她自学的那些年,反而感觉到老师这个职业能像灯塔一般给学生们指引前进的道路。这让我又一次被震撼到了,对于一个当时只有17岁的女孩来说,梦想总是那么的鲜活和神奇!

因为担心父亲不愿意配合治疗,佟硕一直向他隐瞒诊断结果。走出病房,佟硕向记者介绍了父亲发病前后的情况:今年8月末,佟靖功出现了感冒症状,因为之前身体一直很好,父女俩都以为是吹空调着凉了,吃几副药就好。可到了9月,佟靖功的病情出现反复,10月初,病情开始加重,他全身无力,但面对女儿的劝说,他就是不愿意去医院。

因一时联系不上母亲,父亲入院的头个月,都是佟硕一个人在陪护。“请个护工1天就要100多元,我还是省点钱给爸爸治疗吧。”于是,擦身洗衣服、清洗大小便、看护打饭等,就成了佟硕每天都要做的事。

佟硕就这么没日没夜地照顾了父亲1个月,就连佟靖功的主治医生许医生也感叹:“这女儿,孝顺!”

结果,我被佟硕的学习经历深深地震撼了。放弃学校教育在家自学,固然是不应鼓励复制的,但她父亲的很多教育理念,比如让孩子有足够的玩耍时间,比如让孩子掌握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等,又是多少父母在教育中所欠缺的呢?

昨日,看到曾经采访过佟硕父女的记者一走进病房,佟靖功便紧紧握住了记者的手,满含泪水地说:“我好后悔(住院),我拖累了女儿……”佟硕则轻抚父亲的额头,不断安慰他:“你看记者都来看你了,你会好的。”

上一篇:下半年 下一篇:没有了